妙书坊 > 我有大儒系统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心虚

第五百七十八章 心虚

  赵柳蕠脸又是一红,如果说刚才范水青那几眼还挺隐秘的话,这几句话就非常的直接,就差没挑明了说,这事情还不能解释,要知道越是解释就越是麻烦,典型的一一个越描越黑的那一种,干脆什么都不说,就当作根本就不明白吕飞和范水青话里的意思得了。

  “赵小姐,整个事情我给你详细介绍一下。”

  吕飞说起正事,就认真起来,不管赵柳蕠和王天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正事就是正事,必须得要认真地公事公办,赵柳蕠这个级别的职业经理人,在选择工作的地方的时候,感情当然是一个因素但绝对不会是最重要和最具决定性的那个因素,想要把赵柳蕠挖来,最重要的还是得要看自己的公司是不是能够有足够的吸引力。

  赵柳蕠轻轻地点了点头,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直接和吕飞、范水青接触,了解情况,接下来的整整两个小时里,她几乎没有说话,只是在认真地听吕飞介绍,只是偶尔的时候才会提出一些问题。

  王天和范水青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现在的主角就是吕飞和赵柳蕠。

  吕飞详细地介绍了儒学推广的整个的来龙去脉详细地介绍了一遍,这是很有必要的事情,这不仅仅是有助于把赵柳蕠挖到公司,更加重要的是,一旦赵柳蕠决定来,她就能够对整个计划,整个公司的目标有明确的了解,这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是很有好处的。

  赵柳蕠听完整个介绍之后,提了几个问题,得到回答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接下来就是闲聊了一会就说还有事情先走了。

  “你觉得这事情怎么样?”

  吕飞看到王天送赵柳蕠走了出去,扭头看向范水青,刚才赵柳蕠听完介绍后并没有直接表态来还是不来。

  “这事情我觉得靠谱。”

  范水青喝了一口咖啡,赵柳蕠没有直接表态,这个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不是太妙,但她不这样看,她反而觉得很有机会,要知道赵柳蕠这样的人,换工作是不可能看哪家钱给得多就去哪一家,赵柳蕠没有直接当面表态更加重要的原因还是她得要好好地衡量一下,只有真正想要买东西的人才会还价,赵柳蕠愿意考虑就是个好事情。

  吕飞点了点头,她同样是这样的观点,目前来说,事情是向着有利的方向去发展,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等赵柳蕠做出决定就是了。

  “你觉得王天和赵柳蕠昨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赵柳蕠说完了正事,这个时候重新变得八卦起来,这个时候最可以八卦的事情当然就是赵柳蕠和王天。

  “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不会和之前那样只是喝了一个晚上的酒那样的简单,唯一的问题就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罢了。”

  吕飞同样有一颗八卦的心,范水青这一说,她同样忍不住开始说了起来。

  “真的是非常的好奇。”范水青摇了摇头,她现在真的是非常的好奇,“一会王天回来,我们是不是问一下?”

  吕飞笑了起来,她同样非常的好奇,当下就没有反对同意了。

  王天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吕飞和范水青正打算盘问自己,他现在正送赵柳蕠出去。

  “王天,你一会有没有什么事情?”

  赵柳蕠看了一眼王天,她问这一句话有一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她非常清楚如果王天现在回去见吕飞和范水青的话,肯定是少不了被迫问,如果说自己和王天之间真的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当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可是现在不一样,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王天现在回去的话,面对着身为老师的吕飞和范水青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做得到守口如瓶,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问题,她觉得王天现在是不适合回去见吕飞和范水青,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不回去,可是她更加清楚如果自己没有开口的话,王天就会回去,犹豫了之后还是开了口。

  王天摇了摇头,他看着赵柳蕠,有一点想不明白她这个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想要和自己呆一起?不会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

  “你现在不能回去,吕飞和范水青正在等着问你事情呢!”

  赵柳蕠脸一红,她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问让王天有一点误会,可是这事情真的是怪不得王天,昨天晚上才躺在一张床上,尽管最后并没有实质发生什么,可是毕竟躺在一起,现在自己再问这样的一句话,会有想法实现是再正常不过。

  王天愣了一下,他有一点不太明白赵柳蕠这是什么事情,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是很有可能,吕飞和范水青尽管是自己老师,可是年纪想着相差并不是太大,再加上身为女人与生俱来的八卦,不盘问才怪。

  “我现在是不太适合回去!”

  王天点了点头,他知道赵柳蕠说得没有错,现在可不是回去的好时候,可是自己不回去得要有一个好借口,最好的借口当然就是自己现在得要和赵柳蕠在一起。

  “我们去郭采那里呆一会。”

  赵柳蕠明白王天如果没有好说辞是必须得要回去见吕飞和范水青。

  王天没有矫情,他给吕飞发了个信息跟着赵柳蕠一起去了郭采的健身馆。

  吕飞看了一眼手机,笑了起来。

  “怎么了?”

  范水青看到吕飞这样子,不由得有一点奇怪。

  “信息是王天发来的,他说赵柳蕠有一点事情需要帮忙,晚一点才能够回来。”吕飞把手机递给范水青,“看来想要问王天的事情得晚一点。”

  “这是心虚!”

  “这是此地无限三百两!”

  “现在这情形更加说明王天和赵柳蕠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要不怎么可能会避而不见?”

  范水青摇了摇头,王天现在这分明是不敢见自己和吕飞,如果说没什么清清白白的话,根本就用不着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