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凡世歌 > 第三十一章 逆天改命的招数

第三十一章 逆天改命的招数

  “阿弥陀佛,沈飞用己身的力量催发植物的成长,等于说间接让一个普通的生物成长得不再普通,实为逆天改命的招数。”老大走后,重新望向战局的净灵和尚双掌合十,喃喃自语,“不仅如此,植物是生机的代表,将死的狼兽居然能以一粒种子为根重新复活,从某种意义上说,已超脱于轮回之外,沈飞如此做,毫无疑问是在逆天行事,终有一天会遭到天谴,也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证明人力是可以代行天道创造生命的。沈飞此人,我明明已经看透他的前世今生,看透他的轮回因果,却不知为何总感觉另有隐情,似乎他的身上在因果循环之外还笼罩了一团迷雾,真是不可思议。”

  自从上一次为沈飞体内的佛宗经文逼退,净灵便发现其实沈飞身上始终有些东西是他无法看透的,这非常可怕,要知道,他拥有着能够一眼看穿前世今生的轮回之眼,世上的一切因果循环没有什么能够瞒的住他。但沈飞不一样,至始至终,沈飞身上都覆盖着一层迷雾,他能看到的都是表面上的东西,迷雾中隐藏的就看不清,就比如那天的事情,那些神秘的佛经是怎样印刻在沈飞身上的,他完全没办法探寻其根源。

  从那时候开始,净灵的心中就多了一分担忧,本来十拿九稳的计划感觉忽然不再保险了,才在暗中怂恿上官虹日让他来探探沈飞的底,同时也好打压道观,防止在计划完成之前,道宗的教义先在人国生根发芽了,那就真的成为了佛宗的千古罪人。

  净灵和尚要做的事情本来便需要担负一定的风险,一方面,他要纵容沈飞做大,让他不断挑战佛宗的底线,以引起佛祖的关注,使得佛祖降下恩谕,展开异教徒清洗之战;另外一方面,他又必须防止沈飞做的太大,防止道宗的信仰真的在人国生根发芽,一旦出现那种情况,他就成为了佛宗的罪人,要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两个方面,两种矛盾,不可调和,净灵和尚就如同一只行走在钢丝绳上的蚂蚱,需要时刻小心脚下,时刻维持两边的平衡,不能让任意一边有过大的倾斜,在这种情况下达成目标,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火候拿捏要得当,净灵和尚其实并不好过。

  在发现有其他隐世高僧介入了自己的计划之后,净灵和尚的内心深处生出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感觉自己的计划只怕没那么容易实现了。

  ——若是佛祖的目光始终无法照耀在沈飞的身上,那么自己的祈求就不会实现,人国三千寺庙的所有僧人就不会放弃长久的坚持,破戒杀人,进攻蜀山,自己要建立净土的计划也就无从谈起。

  最可怕的是,那个人施下的神通自己无法破解,证明那人的实力更在自己之上。究竟会是谁呢,净灵一直猜不透那人的真实身份。但对方的行为无疑影响到了他的计划,佛祖的目光无法触及沈飞,恩谕不能下达的情况下,自己又该如何开启异教徒清洗之战呢。

  两难的境地!因为一个意外之人的闯入,打破了净灵和尚原有的计划。佛宗内部,果然还是有太多人不支持他的极端做法的。

  这些迂腐的家伙,若行事不极端一些,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异端,如何能一统人心,创造一片极乐世界呢。

  净灵想的明白,若佛宗恩谕一直不能下达的话,他还有第二套方案,他会以一种更加极端的做法强行让世界变成自己理想中的样子,让灵井完成天道的嘱托回到轮回门中不必再忍受人世间污秽的侵蚀;让阿弥陀佛的鸿愿得以完成,让世界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存在。

  这第二套方案实施起来连净灵和尚自己都有些犹豫,但若真的被逼的没有办法,为了心中目标的达成,也只有如此了。

  灵井是生活在轮回门中的一条小鱼,因为一时的慈悲离开了自己身处的世界,流落异乡从此再也回不去了。它是高贵纯净的生物,在这边的世界要承受邪晦的侵蚀,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他一次又一次地转世,他以很多很多的身份去完成同一个目标——让九州化作净土去满足天道交托的使命。

  拜入佛宗是一个契机,阿弥陀佛是他在佛宗的身份,他跟随佛陀走过了很多很多的路,他认为佛陀的思想是最有可能帮他达成愿望的,他开始努力完成自己的计划,可惜人间黑暗实在过于厚重,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那层壁垒。

  他终于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他要效仿佛祖,去借助凡人的贪欲去完成自己心中的宏愿,他开始在各大门派间游走,他开始暗中布局,他要布下一个很大很大的局,好让那些六根不净者,那些影响净土建立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消灭,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路,他发现人心是不可被感化的,恶人永远是恶人,再多的教化也成不了好人,只有将恶人清除,留下好人,九州才能变成美好的样子,才能变成天道所需要的极乐净土。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灵井才能重新回归自己的故乡。

  灵井是一条鱼,一条身不由己的鱼,他只能倾尽所能的去满足那只幕后的黑手,去完成自己小小的心愿。

  净灵和尚蓦然激灵了一下,面前的战斗让他联想到许多许多事情。

  天道将众多的棋子布置在凡间,但最终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九州变成它理想中的样子,沈飞总有一天会发现身上的责任,自己和沈飞为了同一个目标前行,也总有一天会产生争端,这场战争无非是到来的早一点和晚一点的区别罢了。

  净心不知道的是,自己不仅仅是阿弥陀佛更是灵井,自己要做的并非是完成佛祖的鸿愿,而是在完成天道的任务。

  这一点,他永远不会明白。

  自己是一条鱼,一条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的小鱼,遁入空门让他产生了一丝的迷茫,让他坚定的心意产生了一丝动摇,幸好沈飞一剑斩去了存在于体内的另外两个法身。

  他很清楚,那两大法身是心甘情愿受死的,因为他们心中有愧,因为他们认为亏欠了沈飞,对不起沈飞。

  他机关算尽,他早就知道只有沈飞能清楚自己身体内部的隐患,让他抛弃阿弥陀佛的沈飞,化作最纯粹的灵井重现于世,而那个时候,便也是距离目标最近的时候,是目标达成的终点。

  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因为成为阿弥陀佛并非没有好处的,那个身份给了他空前的地位和力量,让他从一条随波逐流的鱼,变成了能够掌控水流方向的蛟龙。

  现在就还差临门一脚了,如果无法始终无法达成异教徒清洗之战开启的条件的话,自己便会按照第二套方案进行计划,到那个时候,世界将变成最纯粹最理想的样子,再也没有痛苦和仇杀,再也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再也没有深不见底的欲望,再也没有为欲望驱使的奴仆,每个人都会无比快乐的活着,露出像杨齐那般天真无邪的笑容,一个从未见过真实世界的瞎子在不断的自我幻想和憧憬中所流露出的笑容。

  凡世已黑,我还其白!

  净灵和尚早已下定了决心完成这个目标,因为他是灵井,只有完成了目标才能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回归原来的生活,重见往日的亲人。

  阿弥陀佛或许真的心怀宏愿,但历经转世的阿弥陀佛,三大法身死去两个的净灵已不再是曾经的阿弥陀佛,他只是一条小鱼,一条渴望回归大海的小鱼。

  巨大的轰鸣将净灵和尚拉回了现实,他看到,参天的榕树仿佛拥有了自己的意识,粗壮坚韧不知具体数量的枝茎张牙舞爪地乱舞。那情景看了,比之五鬼纳命还要来得吓人,仿若一只巨大的章鱼正用尽全力地伸展肢体,反向吞噬天空中的黑暗。

  力量,生机与毁灭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交织在榕树内部,让它化作矛盾的集合体,让它将创造和破坏这对矛盾的因素发挥到了极致。植物的枝茎上,海量的霸王花露头,仿佛浑然天成理应生长在那里一般,仿若它本身就是巨大榕树的一部分,张开花蕊,尽情吐息,去喷吐花蕊中蕴含的睡粉。

  它们已经发挥不到作用,沈飞自然也不会催持它们生长,这些霸王花都是自行生长出来的,是生命体自行找到了出路。

  不可思议,只有净灵和尚意识到了,沈飞正在造物!在天道主宰的九州世界上造物。

  十柄诅咒之刃与巨大榕树粗壮的茎干碰撞、交织、初期占有优势,但慢慢的,这份优势越来越弱,即便上官虹日用自己的血唤醒了鬼刃上的图腾,即便五鬼婴的力量丝毫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损耗,但仍然逐渐丧失了优势,因为被沈飞操控的榕树越战越强,越战越勇,更甚之,体积越来越庞大。

  对于植物来说,唯一惧怕的就是火!

  令狐悬舟当日以一根火信破了沈飞的万物生长,刚刚与沈飞交手第二次的上官虹日显然没有他那样充分的准备,与巨榕硬碰硬,明显是低估了植物的力量。

  上官虹日脸色有些难看,他高举着手中的弯刀对身材矮小,紧密的团聚在一起,将整个身体隐藏在宽大戎装之下的灵感族人咆哮道:“还不快动手,他是罗刹族人!你们以意念控制他同族的行为会遭到无情复仇的。”

  上官虹日的话明显起到了作用,聚集在一起的灵感族人非常明显地看了看彼此,像是确定了互相间的想法,紧接着同时用双手指向太阳穴,将脑波中的力量最大程度的催发发射出去。

  又是这一招!

  同样的招数已将沈飞逼入绝境两次,所谓事不过三,即便在战斗中,他也一直密切观察着灵感族人,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可惜失败了,灵感族的进攻是针对大脑的,沈飞即便第一时间察觉到进攻所在,也没办法做出有效的反抗,眼前一花,大脑又一次陷入到了空白状态,对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

  上官虹日等的就是这一刻,操控五大鬼婴一齐动手,诅咒之刃齐刷刷地落下。

  ……

  大脑一片空白是什么感觉?

  看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感受不到身上的变化,无法体会到痛苦,无法感受到快乐,无法思考,无法回应,无法表达观点,更无从知晓是活着还是死了,也不关心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仿佛来到了另外的世界,一个精神远离肉体的世界。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沈飞莫名的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一个意识逐渐远去的境界,一个胸中万物归无的境界。

  沈飞的眼前只有空白,初始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脑海的震荡,能够愤怒地指责灵感族的卑鄙,慢慢的,愤怒消失了,产生愤怒的原因逐渐被遗忘,他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愤怒,忘记了自己的姓名,甚至忘记了自身的存在。

  这种状态下是没有恐惧的,这种状态是最为自由的,你何曾见过痴傻之人含有畏惧!

  刀斧般的光芒射出,上官虹日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短暂丧失了意识立在原地不动的沈飞,其黑色的瞳孔深处忽然迸发出了一道明亮的光,这道光如同刀斧一般射穿了一切,让沈飞双手结印操控巨木挡下了五位鬼婴的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沈飞的身体里会放光呢!即便是放光也应该是红光才对,为何是白光!”上官虹日不理解,他猛烈地操控鬼婴攻击沈飞,但那凌厉的攻击都被后者一一挡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心在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