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那些年西游的兄弟 > 0032,相忘江湖 下

0032,相忘江湖 下

  “既然你妈的这个病已经好几年了,那你上大学这四年是怎么过来了?”李修缘问道。

  似乎是被李修缘的话给问住了,罗佳沉默了很久,最后重重叹了口气。

  “唉,我这四年过得挺好呀,大学生活可比高中轻松多了。”罗佳说。

  从小跟着大和尚,李修缘察言观色的本事可不是吹得。虽然罗佳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似很轻松,语气中却给人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我不过是一个方外之人,虽然你我素味平生,但我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有些事儿不方面跟任何人讲,闷在心里时间长了是会闷出病的。”李修缘说。

  大和尚说,人们从出生开始,就必须要有喜怒哀乐四种情绪。从记事儿时起,人们就必须懂得如何发泄。

  有人难过时喜欢喝的宁酊大醉,有人喜欢去KTV疯狂嘶吼,有人喜欢远离城市的喧嚣去外面走走,有人喜欢找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尽情喧闹。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发泄方式,如果一个人找不到自己的发泄方式,那么他就会变得很压抑。这种压抑时间长了,往往会改变这个人的性格。甚至在很多时候,这种压抑会转变成为压力,进而使一个人产生抑郁。

  罗佳的家庭环境,已经决定了她不可能跟家人倾诉。陈涛又是一个不会主动的人,甚至一直都在享受着罗佳的付出。如果罗佳有闺蜜的话,家里出这么大的事儿,她的闺蜜不应该不出现。

  综合所有因素,李修缘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罗佳在难过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难过的事儿并不会就此消失,只不过是让她自己把它给藏起来了而已。

  负面情绪一直都在,只是不轻易触碰而已。但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或者是再次遇到难过的事儿的时候,这种负面情绪就会成倍增加。

  比如罗佳跟陈涛分手以后,李修缘几次看到罗佳眼角含泪。看上去很是痛苦,但她每一次都会在很短的时间调整自己的情绪。

  这一点李修缘很佩服罗佳,曾有过一段时间,大和尚锻炼李修缘控制自己的情绪。说什么成大事者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胆气。所以那段时间大和尚经常吓唬李修缘,甚至还带着李修缘到后山,腿上绑根绳子让他跳崖。

  起初他以为大和尚在跟他开玩笑,毕竟那绳子也太细了,而且那山崖有好几十米呢。如果真掉下去的话,能不能留个全尸都说不准。

  那应该是李修缘最难忘的一段记忆了,如果不是看到罗佳那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也不会在八里沟多逗留那么一会儿。

  夜幕降临,罗佳终于等来了弟弟妹妹。但她却不能在家里待着,晚上需要到医院陪妈妈。李修缘跟在罗佳身后,有些话到了嘴边还是说不出口。

  她一个女孩大晚上骑电动车去医院,一路上也没碰到几个人。今天有李修缘陪着她,以前可都是她自己一个人。

  弟弟妹妹都很懂事,他们希望可以帮助罗佳分担家务。但只要罗佳在家,她就不会让弟弟妹妹做一点儿家务。在他们到家之前,罗佳已经把家务全都做完了。饭都已经做好了,只不过不能坐在一起吃饭罢了。

  县城医院的病房很紧张,罗佳的妈妈住靠窗的位置。夜晚的县城灯火通明,只可惜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看到女儿来了,罗妈妈很是激动。但是她看到李修缘的时候,脸上表情明显一僵。罗佳没有发现,但李修缘已经猜出了罗妈妈的心思。

  在罗佳给罗妈妈打热水的时候,李修缘跟她解释了一下。自己不过是个游方僧人,跟罗佳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罗妈妈跟李修缘第一次见面,仅凭李修缘的这几句话,她便相信了李修缘不是坏人。

  “佳佳是个好孩子,怎么没见陈涛呢?你应该见过陈涛了吧?”罗妈妈对说。

  李修缘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阿姨,您真有福气,生了佳佳这么孝顺的闺女,还有一个陈涛那么优秀的女婿。”

  罗妈妈淡淡一笑,说道:“出家人说话就是不一样,阿姨爱听。就是不知道,小李你是在那座山上修行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李修缘根本就不算出家人。因为他虽然称呼大和尚师父,老住持却一直没有给他剃度。而且在灵山寺的僧人花名册上,也没有李修缘的名字。

  李修缘并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是大和尚不让他剃度,后来是老住持不让他剃度。那会儿他很羡慕师父有大光头,一直想把自己给剃成小光头。

  大和尚和老住持都不同意,所以他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不过随着知识的增长,李修缘对的光头情结已经逐渐淡去了。

  大和尚说,人长大的标志,在于你遇到一件事的时候,会如何对在乎你的人说。摔倒了可以爬起来,笑着对在乎你的人说一点儿都不疼,尽量不让他们看到你流血的膝盖。心情低落时告诉他们你过得很好,每天都会遇到好多好心人。

  罗佳走进病房的时候,李修缘正在跟罗妈妈聊张涛。李修缘可以看得出来,罗妈妈特别喜欢张涛。一直对张涛赞不绝口,甚至还提到了张涛跟罗佳的婚事。

  知女莫若母,罗妈妈知道女儿的心思。但是她又怎么会让自己成为女儿的累赘了,她早就已经想好了。等出院以后,她就去街边摆个地摊,卖一些自己做的布鞋。她必须要自己照顾自己,才能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李修缘不忍心告诉罗妈妈,罗佳已经跟陈涛分手了。所以他一直在撒一个谎,即便这个是善意的谎言。

  罗佳自然懂得李修缘的用意,但是她似乎已经做了决定。刚才若不是李修缘反应够快,罗佳怕是已经把真相告诉罗妈妈了。

  拉着罗佳出了病房,两个人站在医院走廊里,李修缘问罗佳“你真打算让阿姨知道,你已经跟陈涛分手了?”

  :。: